<wbr id="yqkyu"><rt id="yqkyu"></rt></wbr>
<menu id="yqkyu"><tt id="yqkyu"></tt></menu>
<menu id="yqkyu"></menu>
  • <menu id="yqkyu"></menu>
    <menu id="yqkyu"></menu>
    新華網 > 時政 > 正文
    2022 05/ 08 12:36:23
    來源:外交部網站

    關于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的一些事實清單

    字體:

    前? 言

      長期以來,美國將民主工具化、武器化,假民主之名行反民主之實,煽動分裂對抗,干涉別國內政,造成災難性后果。

      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簡稱NED)作為美國政府“馬前卒”、“白手套”、“民主十字軍”的主力之一,打著“促進民主”的幌子,顛覆別國合法政府,培植親美傀儡勢力,在世界各地留下斑斑劣跡,引發國際社會強烈不滿。

      當今世界,和平與發展是時代主題,國際關系民主化的潮流不可阻擋。任何以民主為名干涉別國內政的圖謀都不得人心、注定失敗。

    一、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組織架構

      二戰后,美國通過中央情報局等情報機構,開辟與蘇聯較量的隱蔽戰線。到了20世紀60年代,美國逐漸意識到僅靠秘密手段進行“民主推廣”已遠遠不夠,亟需建立一個“公共—私人機構”提供公開資助。1983年,在時任美國總統等人推動下,帶有跨黨派、非盈利性機構色彩的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成立。

      NED名義上是“對別國民主提供支援”的“非政府組織”,實則依賴白宮和美國國會的持續資金支持,遵照美國政府命令,采用資金資助形式操縱、指揮全球多家非政府組織向目標國家和地區輸出美國價值觀、實施顛覆滲透破壞、煽動所謂“民主運動”等,本質上是美國政府的“白手套”,服務美國戰略利益。

      該基金會創始人艾倫·溫斯坦早在1991年接受《華盛頓郵報》采訪時就直言不諱地表示:“我們現在做的許多事情就是25年前美國中央情報局做的事情?!盢ED因此在國際上被稱為“第二中情局”。

      NED有四個“核心受讓機構”: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和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主要負責扶植當地政治團體;美國國際勞工團結中心(American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Labor Solidarity),主要負責推動工會組織和工人運動;國際私營企業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Private Enterprise),主要負責拉攏私營企業。通過這四個組織,NED成為世界各地分裂暴亂、顏色革命、政治危機、謊言謠言、價值滲透的幕后“黑手”,罪惡事實罄竹難書。

    二、策動顏色革命,意圖顛覆目標國政權

      歷史上,蘇聯解體、格魯吉亞“玫瑰革命”、烏克蘭“橙色革命”以及“阿拉伯之春”等美國煽動和策劃的“顏色革命”背后均可見NED的身影。

      1. NED針對“敵對”國家策動“顏色革命”?;饡缙谖募@示,早在上世紀80年代末期NED就主要在東歐活動,顛覆政權。

      ◆ 1989年8月27日,《華盛頓郵報》發表題為《我們是如何幫助團結工會取勝的》的報道,指出NED向波蘭團結工會提供資金支持,幫助他們推翻當時的政府,開啟了東歐劇變的序幕。

      ◆ 2000年10月,NED資助、策動塞爾維亞“天鵝絨革命”,顛覆了米洛舍維奇政府。1999年和2000年,NED分別資助塞爾維亞反對派1000萬美元和3100萬美元,使其迅速壯大。NED還協助秘密訓練了一批大學生,將他們交由一個名為奧帕爾的學生團體領導,隨后策劃了暴亂?!度A盛頓郵報》在對塞爾維亞“天鵝絨革命”的事后剖析中寫道,美國資助的顧問在反塞爾維亞運動的幾乎每一個方面,都在幕后發揮了關鍵作用。他們追蹤民意調查,訓練數千名反對派活動人士,并幫助組織了至關重要的平行計票。

      ◆ 2003年,格魯吉亞爆發“玫瑰革命”,時任總統謝瓦爾德納澤被迫下臺。NED從“選擇”反對黨領袖,到為反對派培訓人員,再到提供巨額資金,全程策劃參與此次顏色革命?!案锩背晒?,NED還繼續“慷慨發錢”,單是2004年,就為格魯吉亞12個非政府組織提供了近54萬美元。

      ◆ 2004年底,烏克蘭“橙色革命”中,美國通過NED等組織向烏克蘭反對派提供了6500萬美元資金。2013年烏克蘭爆發大規模反政府示威活動,NED在烏克蘭資助了多達65個非政府組織,甚至提供大量資金為參加抗議活動的每一個人“發工資”。俄新社刊文稱,NED曾出資1400萬美元用于烏克蘭項目,推動了2014年的大示威,推翻了當時的亞努科維奇政府。

      2. NED是“阿拉伯之春”顏色革命的重要幕后黑手,在埃及、也門、約旦、阿爾及利亞、敘利亞、利比亞等國,通過支持所謂女權、新聞自由、人權活動,向親美個人和團體提供資助,輸出各式反政府思想,煽動顏色革命,導致阿拉伯世界深陷戰爭、社會動亂和經濟衰退的泥淖。

      ◆ 2011年1月底,埃及發生大規模反政府示威游行。2月11日,總統穆巴拉克辭職。根據維基解密獲取的美國外交電報等材料顯示,NED在組織和操縱埃及反政府示威游行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饡ㄟ^“全國變革運動”和“四月六日青年運動”等非政府組織,為示威活動提供資金、培訓等各種支持?!叭珖兏镞\動”的名稱、行動口號等,與接受過NED培訓的其他國家反政府組織如出一轍。

      ◆ 在利比亞,NED資助反政府組織“利比亞人道和政治發展論壇”、“透明的利比亞”組織的創始人,以及逃到倫敦的“利比亞消息”網站發起人等。這些組織在2011年利比亞內戰中表現活躍。

      ◆ 在也門,NED資助“無枷鎖女記者”等非政府組織,并與其密切合作,在2011年的也門反政府抗議示威活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盁o枷鎖女記者”創始人塔瓦庫·卡曼組織領導了學生集會以反對薩利赫政府。

      ◆ 在阿爾及利亞,多個參與“阿拉伯之春”抗議示威的組織都受NED資助。NED的年度報告披露,阿爾及利亞捍衛人權聯盟曾于2003年、2005年、2006年和2010年接受過美國的資助。公共行政管理人員全國自治工會則與NED下屬的美國國際勞工團結中心有緊密關系。

      3. 策動玻利維亞“顏色革命”,逼迫總統莫拉萊斯辭職并流亡海外。莫拉萊斯左翼政權連續執政近14年,政局長期平穩,經濟增幅領跑南美,貧困率持續下降,民生改善顯著,土白矛盾明顯緩和。莫拉萊斯左翼政權在大選投票中獲勝,卻遭“街頭運動”和軍警逼宮倒臺,NED在其中發揮了多重作用。一是長期布局培植“倒莫”力量。2013至2018年間,NED與美國際開發署等通過各種方式向玻利維亞反對派提供7000萬美元資金,資助玻白人精英、前右翼政要等“倒莫”勢力,編織覆蓋高校、智庫、公民組織的“倒莫網”,甚至在土著人中拉攏扶植“印第安縱隊”。多位反對派頭面人物均得到上述資金支持,或與美國來往密切。二是捏造“選舉舞弊”話題開展洗腦行動。2018年起,NED通過“媒體基金”和“菲德斯通訊社基金會”(FIDES)分別投入4.5萬美元和4.2萬美元,引導玻右翼媒體挖莫政府貪腐、濫權“黑料”,以莫拉萊斯連選為由,給莫拉萊斯貼上“獨裁者”標簽。通過“千年基金”出資4.5萬美元,資助玻利維亞大學、商會、非政府組織等重點炒作“選舉公正”“司法透明”等話題,營造各界對莫“選舉舞弊”的心理預期。三是幕后支持“街頭運動”。2019年10月29日,大選結果公布后,梅薩等反對派領導人組織街頭“和平示威游行”,要求重新大選,并現場為示威民眾發放現金。反對派頭目卡馬喬后成為NED支持的右翼媒體重點宣傳對象,其煽動全國罷工,成為美“敢打敢拼好控制的代言人”。NED還通過其核心受讓組織“國際共和研究所”出資20萬美元,用于提高反對派政黨動員組織能力、提供“街頭運動”指導。

    三、勾結當地政治團體,干預他國政治議程

      NED在目標國家長期滲透,培植當地反政府勢力,不斷激化社會矛盾,將黑手伸向他國內部事務。

      1. 插手香港選舉,干涉中國內政。NED主要通過下屬的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與香港反對派政黨團、組織接觸。該機構從1997年起共發布18份評估報告,試圖影響“香港民主化進程”。2002年,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在香港設立辦事處;2003年,資助反對派策動“七一大游行”,阻止“23條立法”;2004年,資助香港反對派政團參加工作坊和研討會,向各政團領導層提供個人咨詢,傳授選舉技巧;2005年,開展所謂“青年政治領袖計劃”,培養新興政治團體對抗政府;2006年,資助“香港過渡期研究計劃”;2007年,將其香港活動分為4個項目:“香港民主化承諾”系列報告、民意調查、青年公共參與、婦女政治參與;2008年,組織學生高峰會;2010年,與反對派立法會議員謀劃“五區公投”;2012年,資助香港大學開設“港人講普選”網站,并在香港招募大學實習生,資助青年高峰會等;2014年,指示、資助香港反對派、激進青年骨干策劃非法“占中”行動。

      NED官網顯示,2020年涉港資金200萬美元,項目11個,其中將擾亂立法會選舉作為重要工作,重點包括“加強市民對選舉的監察”項目,為新成立亂港團體提供技術和財政援助,鼓動其通過監督選舉、爭奪投票權等方式擾亂立法會選舉;“擴大市民政治參與的視野”項目,收集及散播有關民主發展的民意調查結果,誘導香港青年通過網絡分享其政治參與經歷;“支持學生運動者的團結”項目,在立法會選舉前,促進香港學生團體間的互通互聯,指導和培訓其推動“民主變革”的能力及向國際宣傳的能力,參與擾亂選舉秩序;“建設區域團結及賦權香港民主運動”項目,通過網絡加強香港“民主運動”,培植下一代香港“活動領袖”,在亞洲鋪設“民主運動”網絡。

      2. 干預俄羅斯選舉,威脅俄憲制法令、國防及國家安全。俄羅斯總檢察院稱,2013年至2014年間,基金會共向當地組織撥款520萬美元。2015年7月,俄羅斯將NED列入“不受歡迎組織”。俄羅斯官方聲明指出,NED“參與抵制俄選舉結果、組織政治游行,試圖影響俄政府機關的決定和敗壞俄武裝力量的聲譽”。

      3. 攪亂白俄羅斯政局。美曾在2006年、2010年和2020年3次策動針對白俄政權的“顏色革命”,NED一直在其中扮演著重要角色。2020年對白俄開展項目總金額達235萬美元,其中NED以推進政治進程為由,開展“促進自由和公正的選舉”項目,項目金額8萬美元,內容是在總統選舉之前,開展全面宣傳運動,教育公民有關選舉權利和獨立選舉監督的知識;在競選活動期間,圍繞投票議題對活動分子展開教育培訓,部署觀察員監督投票進程,并通過各種媒體傳播監測結果。

      2020年8月9日,白俄現任總統盧卡申科以80.1%的得票率第六次當選。白俄反對派質疑選舉舞弊,由此引發首都明斯克等城市持續數日發生較大規??棺h活動,部分地區出現騷亂。此次騷亂期間,NED活動頻繁。2021年5月17日,“今日俄羅斯”電視臺發布了一段NED高層與白俄反對派人士的視頻會議。在視頻會議中,NED時任主席卡爾·格什曼親口承認,NED長期在白俄全國各地開展工作,在東部維捷布斯克、戈梅利等地參與“公民運動”。NED支持反對派領袖季哈諾夫斯卡婭,通過其核心受讓組織與季哈諾夫斯卡婭的團隊進行合作,助其開展相關活動。

      俄羅斯國際關系專家德米特里·葉戈爾琴科夫在總結NED在白俄的活動時稱,NED向許多“獨立媒體”提供資助,通常對單個媒體資助金額不多,但資助對象很多。根據NED官網數據,2016年至2020年,NED在白俄各類資助項目中,“信息自由”類項目共有119個,平均每個項目獲資約5萬美元,資助金額連續五年在各類別中位列第一。

      4. 干預蒙古國議會選舉。1996年蒙古國舉行議會選舉,NED下屬的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深度介入其中。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在其1996年的年度報告中披露,1992年起,該組織對蒙古國的反對黨進行黨員招募、組織建設和競選活動等方面的培訓。在其策動下,蒙古國零散的“民主”力量先是整合成兩個政黨,后于1996年初形成統一的反對黨聯盟,拿下蒙古國議會70個席位中的50席。據NED的數份年度報告,1992年至1996年,該基金會共向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撥款逾48萬美元,僅1996年就有近16萬美元用于資助蒙古國反對黨聯盟勝選。

      5. “監督”吉爾吉斯斯坦選舉和修憲公投。2013至2020年,NED共向吉爾吉斯斯坦媒體和各類非政府組織直接撥款1300多萬美元。2020年,該基金會對吉各類“破壞性新聞”項目的資助達200多萬美元。其中,該基金會向“克盧普網站”專門撥款30萬美元,用于“監督”吉修憲公投和地方議會選舉。2021年1月,吉總統選舉期間,該網站招募1500名“觀察員”,4月地方議會選舉和修憲公投期間,又招募3000名“觀察員”。

      6. 煽動泰國抗議示威。2020年泰國發生多起街頭抗議示威活動。NED資助的“泰國人權律師”等組織紛紛公開支持和煽動街頭抗議運動。泰國《曼谷郵報》曾曝光“泰國人權律師”接受NED資金。據泰國《國家報》報道,NED還為泰國網媒《自由人》(Prachatai)等媒體平臺和互聯網法律機構iLaw等非政府組織提供資金,通過這些平臺和組織要求泰國政府修改憲法,借此干預泰國內政。

      7. 鼓動尼加拉瓜反對派暴力奪權。1983年成立后,NED的首批項目就包括在中美洲國家尼加拉瓜扶持親美政治勢力。1984年至1988年,該基金會共向尼加拉瓜反對派資助約200萬美元,幫助反對派比奧萊塔·查莫羅在1990年當選總統。如今,NED仍通過查莫羅下臺后成立的“查莫羅和解與民主基金會”為尼加拉瓜反對派和右翼媒體輸送資金。據公開資料,2016年至2019年間,NED向尼加拉瓜反對派團體(包括媒體組織)提供了至少440萬美元。這些勢力在2018年尼加拉瓜的暴力政變企圖中發揮了關鍵作用,他們甚至呼吁反對派支持者攻擊政府并刺殺總統。

      8. 資助反古勢力引導輿論煽動反政府情緒。古巴一直是美對外滲透顛覆活動的重災區。據古巴媒體透露,NED和美國際開發署在過去20年間針對古巴項目的撥款就近2.5億美元。從NED官網2021年披露的項目資金使用情況看,僅2020年針對古巴項目達42項。2021年,NED資助、指導反古勢力,在社交網絡中捏造傳播假新聞,煽動民眾反政府情緒,推動民眾參加社會運動,以引發社會混亂。其中,反古勢力6月中旬散播“新冠疫情下古巴醫療體系崩潰”虛假信息,造成社會恐慌;7月,NED利用古巴街頭抗議運動熱潮,炮制“100名示威者失蹤生死不明”假新聞并配合網絡機器人進行傳播,惡意引導網絡輿論,煽動古巴民眾顛覆政權。

      9. 長期干涉委內瑞拉內政。1999年“反美斗士”烏戈·查韋斯當選總統后,NED就加緊暗箱操作,持續向委內瑞拉反對派提供資金,以邀請人員訪美形式組織集中培訓。1999年起,NED通過設在美駐委大使館內的美國際開發署辦公室和核心受讓組織在委內瑞拉辦公室開展活動,借“促進民主”“解決沖突”“加強公民活動之名”,同委內瑞拉幾十家機構、反對派政黨和組織聯系,并為他們提供活動資金。NED用于干涉委內瑞拉的經費連年上升,1999年為25.78萬美元,居拉美國家之首;2000年飆升至87.74萬美元;2002年,美國國務院民主、人權和勞工局更專門撥款100萬美元,以資助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的在委項目。2019年,NED對委內瑞拉開展項目總金額達266萬美元。其中,NED以“推進政治進程”為由,開展“加強外聯、溝通和組織能力”項目,項目金額9萬美元,內容是為當地活動分子提供培訓和支持,加強參與者的溝通能力,構建和強化委國內的“公民社會”網絡,組建傳播小組在全國范圍內擴散“民主”信息。

      2005年10月,瓜伊多等五名委內瑞拉“學生領袖”抵達塞爾維亞貝爾格萊德,接受由NED資助的“起義”訓練。訓練結束后,瓜伊多等人回國推廣極端右翼思想,以期影響委內瑞拉年輕人,并策劃了系列街頭暴力政治活動。隨后,瓜伊多赴美留學,并一直在NED支持下活躍在美相關政治團體中。在瓜伊多自封“臨時總統”后,其維基百科資料在短時間內從無到有,還被 NED下設組織進行了37次修改,以配合對瓜伊多的“合法執政宣傳”。2021年11月,“今日俄羅斯”電視臺發文稱,近期一系列美內部文件揭露了美如何干預委選舉過程。文件顯示,美情報部門將社交媒體武器化,幫助委右翼反對派政治力量,并協助其成員競選國會議員,為瓜伊多自封“臨時總統”奠定基礎。

      該基金會的四大核心受讓機構均在委有廣泛活動,與該國反對黨建立了密切聯系,且在組織、管理、宣傳等方面幫助培訓現有或新成立的反對黨;向委最大反對派工會提供多筆資金援助,推動后者發起反對查韋斯的抗議游行。2019年1月10日,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宣誓就職,美等國家拒絕承認其新任期,并唆使委全國代表大會主席(議長)、反對黨領袖胡安·瓜伊多另立山頭,公開與馬杜羅對抗。瓜伊多隨后自封“臨時總統”,要求重新大選,隨之委國內陷入騷亂。事實證明,委亂局明顯屬于美扶持代理人策動“顏色革命”的結果,其中不乏NED多年來對委反對派的經營。2019年3月,委內瑞拉外長豪爾赫·阿雷亞薩指責,在NED資助下,多個組織20多年間在委全國各地進行了破壞活動,試圖推翻委內瑞拉政府。

      10. 組織暴力政變,讓海地“變天”。2001年,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深度參與海地的暴力政變,推翻了時任民選總統阿里斯蒂德。2001年2月,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海地項目負責人史丹利·盧卡斯在海地電臺發表言論,公開拋出讓阿里斯蒂德下臺的三種策略。美國時任助理國務卿羅杰·諾列加不僅與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合作,為海地反對派提供資金,還在調解海地政治危機中默許反對派的分裂策略。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標榜“在全世界推廣民主”,實則長期與海地反對派密切聯絡,實施顛覆行動。

      11. 扶植反對派領袖介入烏干達大選。2021年1月,烏干達舉行總統換屆選舉。反對黨民族團結綱領黨總統候選人羅伯特·基亞古拉尼·森塔穆得票率達34.83%,位列第二。森塔穆在貧民窟長大,曾是流行歌手,后步入政壇。有分析認為,森塔穆之所以有如此強的號召力,與美國在背后支持密切相關。網絡媒體披露,他在2018年應NED邀請,以就醫名義在美國接受顛覆政權的相關培訓。此外,NED還向他提供資金并委派參謀,支持其參加烏干達大選。

    四、資助分裂勢力,破壞目標國穩定

      中國一直是NED滲透顛覆活動的重點目標之一。NED每年投入巨額資金開展反華項目,企圖煽動“疆獨”“港獨”“藏獨”等。2020年NED官網公開數據顯示,NED在一年中向與中國有關的69個項目提供1000多萬美元,妄圖推動各類危害中國政治社會穩定的活動“落地”。

      1. NED是諸多“疆獨”組織的主要資金來源。該基金會稱,2004年到2020年,它向各種“維吾爾組織”提供了875.83萬美元資金。僅2020年就向各類“疆獨”勢力提供約124萬美元資金,其中大部分流向“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等“疆獨”組織?;饡r任總裁格什曼曾公開妄稱“中國新疆問題的解決之道是在中國進行另一場顏色革命,中國發生政權更迭,成為一個聯邦共和國”。2019年6月,格什曼在該基金會的“民主獎”活動上,公開發表支持“東突”的言論,為“疆獨”勢力張目。其后,他還呼吁全球關注所謂新疆人權問題,妄圖建立一個國際聯盟專司新疆人權事務并對中國進行制裁。

      美國“灰色地帶”網站揭露,多年來,NED直接資助“世維會”和“美國維吾爾協會”數百萬美元,協助其與美西方國家政府、國會合作,不斷升級與中國的敵對狀態?!懊绹S吾爾協會”主席庫扎特·阿爾泰公開稱“我能想象到最正常的事情就是每一天都開展反華活動”?!盎疑貛А闭{查報告顯示,2020年在美國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期間,“美國維吾爾協會”及其骨干極力攀附美極右翼政治勢力,鼓噪“中國病毒”,煽動反亞裔仇恨情緒。

      NED涉疆項目聚焦炒作新疆“人權危機”,配合美西方以疆遏華。2019年,涉疆資金90萬美元,重點項目包括:“記錄東突厥斯坦地區侵犯人權事件”項目,以“捍衛人權”的名義大肆收買、偽造所謂新疆地區“侵犯人權”證人證據,炮制新疆“教培中心”臨時報告和年度報告;“增強婦女和青年在宣傳和公民參與方面的能力”項目,對維吾爾族婦女、青年兩大群體進行重點培訓,傳授反宣造勢技巧、手法,挑唆其對華開展反宣活動;“維吾爾人權倡導與推廣”項目,搜集偽造境內外維吾爾人被“侵犯人權”的信息,在國際社會開展涉疆議題負面宣傳。2020年,涉疆資金124萬美元,重點項目包括:“通過藝術互動倡導維吾爾人權”項目,以藝術之名發動境內外“疆獨”勢力炒熱涉疆議題;“人權倡導的文件和研究”項目,構建維吾爾族“人權”數據庫,炮制報告抹黑中國涉維吾爾族政策;“維護和倡導維吾爾人的人權”項目和“增強婦女和青年在宣傳和公民參與方面的能力”項目,延續2019年涉疆工作。

      2.NED與“藏獨”勢力保持密切接觸。自2010年NED時任主席格什曼向達賴頒發“民主服務獎章”起,雙方開始接觸。2016年格什曼出席達賴的“希望與民主”活動,2020年慶祝達賴85歲生日,聲援達賴“藏獨”活動。2018年11月13日,NED在美操辦涉藏問題研討會,邀請時任偽“西藏流亡政府”“首席噶倫”洛桑孫根參會。洛桑孫根在會上大放厥詞,誣稱“中國的援助計劃最終目的是殖民”,“國際社會需要從西藏的經歷中吸取教訓,認識到中國隱藏在‘一帶一路’計劃下的野心”。2021年6月16日,在NED組織下,“藏人行政中央”新“司政”邊巴次仁公開接受美《華盛頓郵報》記者、專欄作家喬什·羅金采訪,鼓吹“致力于為恢復停滯不前的藏中和談找到一個持久、互利和非暴力的解決方案,新一屆的噶廈將加強國家關系和宣傳工作”。

      NED涉藏項目聚焦壯大“藏獨”勢力,推動西藏問題國際化。2019年,涉藏資金60萬美元,重點項目包括:“加強西藏運動和領導能力培訓”項目,加強“藏獨”分子開展西藏社會運動,游說和施壓國際社會干預西藏事務;“加強對西藏地區民主和人權的國際支持”項目,培育本土“藏獨”勢力,強化境內外勾連,策劃和實施西藏社會運動;“賦予新一代西藏領導人權力”項目,培植新一代“西藏社運領袖”;“為對話和談判創造條件”項目,通過所謂學術研究為“藏獨”張目。2020年,資金100萬美元,重點項目包括:“西藏時報”項目,發行藏文報紙,運維藏文網站,為偽“西藏流亡政府”和“藏獨”組織活動提供平臺;“國際聲援西藏人權運動”項目,收集西藏人權問題有關證據,在聯合國場合抹黑中國政府治藏政策;“增強對班禪喇嘛的認識”項目,混淆國際社會對第十一世班禪喇嘛的認識和支持,抹黑中國宗教自由政策;“加強西藏監測信息網絡建設”項目,提高對西藏人權監測、記錄,炮制涉藏負面報告;“促進藏族選民的知情投票”項目,培養藏人參與“流亡政府”選舉決策的能力。

      3.全面支持“港獨”。NED長期在香港開展“勞工權利”“政治改革”“人權監察”相關項目,香港街頭示威活動都能找到NED的影子。香港輿情分析機構“正思香港”研究NED官網發現,從1994年起,該基金會即開始資助“香港人權監察”“香港職工盟”等各種香港反對派組織、學運組織和媒體,操控它們開展各種示威抗議活動。據重慶大學經略研究院研究員杜佳統計,自1994年起,NED每年都資助香港項目,到2018年總投入超過1000萬美元。

      從2003年至今,在非法“占中”、“反修例”暴力示威游行等香港眾多大型街頭運動中,都有NED在幕后組織、策劃、指揮和輸送資金。在2019年香港“修例風波”中,NED從幕后走向臺前,直接與反中亂港骨干進行接觸,向參與暴亂活動的人員發放補助、開展培訓:2019年5月,香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原“香港眾志”創黨主席羅冠聰、前“支聯會”主席李卓人等亂港分子竄訪美國,參加由NED操辦的“對香港公民社會和法治的新威脅”研討會,公開乞求美干預香港“修例”。2019年9月,NED招募反中亂港勢力加入總部設在華盛頓的反華組織“香港民主委員會”董事會。該組織的建立凸顯反中亂港分子與華盛頓的共生關系,其董事會成員多為知名亂港分子,而“香港民主委員會”咨詢委員會主要由NED等非政府組織成員構成。2019年香港“修例風波”期間,NED安排亂港分子赴國際社會進行反動宣傳,資助亂港組織活動經費,多次派員赴港指導亂港勢力抗爭活動。2021年9月,NED舉辦所謂“未來世界民主發展前景”研討會,羅冠聰在會上發言,兜售歪理邪說,褻瀆正義與真相?!跋愀勖耖g人權陣線”“香港眾志”“香港職工盟”等在“修例風波”中表現突出的組織均獲得NED的資助。2021年,NED進一步加大扶植流亡海外“港獨”分子群體。

      2019年,NED涉港資金約64萬美元,具體項目包括:“加強公民社會和人權保護”項目,打“人權”幌子,串聯“港獨”“民運”團體及政治派領袖向國際社會宣傳中央政府“侵犯人權”;“促進循證對話和政策制定”項目,針對香港市民對香港政治、經濟問題的看法建立“循證對話”機制,擴大“港獨”勢力話語權;“擴大工人權利和民主”項目,協助香港工會強化組織、加強談判和宣傳技巧,在香港“推動民主加強公民社會”;“捍衛香港的法治與自由”項目,串聯亂港分子和國際商界及政府部門反華勢力插手香港法治,炮制研究香港繁榮與法治自由關系的報告。

    五、炮制虛假信息,炒作反政府言論

      1. 散發煽動性言論,挑撥民眾反政府情緒。2021年,受新冠疫情和美國收緊制裁的影響,古巴經歷30年來最嚴重的經濟危機。古巴通貨膨脹加劇,各地出現糧食、藥品及電力不足等現象。7月11日,包括首都哈瓦那在內的多座城市爆發大規模反政府示威。古巴政府調查后發現,此次示威活動背后同美國政府機構有著密切聯系,其中NED發揮了重要作用。在示威活動爆發前數周,社交媒體上反古政府信息開始增多,這些信息有效地操縱了民眾情緒、制造不滿并刺激抗議活動;在示威活動前幾天推特上突然出現大量新賬號轉發、點贊未加核實的反古政府帖文,這些帖文均統一標注#SOSCuba的標簽。古巴外長表示,經過調查,這些社交媒體賬號均與一家位于美國佛羅里達州邁阿密的公司密切相關。

      2.炮制涉疆謊言,為遏制中國造勢。NED資助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和“人權觀察”組織制造并傳播諸如“種族滅絕”“教培中心關押百萬維吾爾人”等涉疆謠言。NED支持的“中國人權捍衛者網絡”(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CHRD)僅僅采訪8人,便基于這樣一個荒謬的小樣本“研究”,將估算比例應用到整個新疆,粗暴得出100萬人被拘留在“再教育拘留營”,200萬人“被迫參加白天或晚上的再教育課程”,炒作涉疆謠言。2019年1月起,美國國務院和NED發起對在美工作學習生活的維吾爾族人進行入戶調查。他們詢問其家中是否有人在新疆“教培中心”,挑唆其站出來發聲“控訴”,煽動針對中國政府的抗議。

      3. 傳播“政治病毒”,將新冠病毒溯源政治化。疫情暴發后,NED資助的“美國維吾爾人協會”及其下屬機構不斷傳播右翼陰謀論,將疫情和所有相關死亡歸咎于中國,并傳播中國“正在對世界發動病毒戰爭”“為了引發大流行故意輸出這種病毒”等謠言,為美國和西方國家煽動反華、反亞裔的情緒推波助瀾。

      4. 營造敵對氛圍,炒作“銳實力”概念。2017年11月,NED研究部副主任克里斯托弗·沃爾克和杰茜卡·路德維希在美國《外交》雜志上發表題為《銳實力內涵——威權國家如何投射影響力》的文章,首次炮制“銳實力”概念,鼓吹新一輪“中國威脅論”。2017年12月,NED發布《銳實力:日益增長的威權影響力》報告,指稱中國和俄羅斯十多年來耗費巨資,采用“分化、收買和操縱等非常規手段”對目標國家或群體施加影響,以影響和塑造全球輿論和認知,妖魔化中國和俄羅斯。

      5. 惡意挑撥事端,污名化中國媒體政策。NED資助的“無國界記者組織”,長期鼓動國際社會、廣告商、新聞工會以及外國政府等“區別對待”中國媒體,鼓噪警惕中國媒體“威脅”。新冠疫情暴發后,“無國界記者組織”又拋出“呼吁中國抗疫信息透明”“警惕政府加大新聞限制力度”等不負責任的言論,并制造“多名中國記者在獄中生命垂?!钡戎{言。

    六、資助活動和學術項目,搞意識形態滲透

      1. NED設立所謂“民主”獎項,以鼓勵各國異見人士幫助美國“輸出民主”。1991年以來,NED每年頒發表彰“捍衛人權和民主”的民主獎(Democracy Award)。該獎項授予俄羅斯、中國、朝鮮、緬甸、伊朗、古巴、委內瑞拉、烏克蘭等國的政治活動家和異見人士。1999年以來,NED每年還頒發民主服務獎章(Democracy Service Medal)。2002年,民主服務獎章頒給了時任臺灣當局領導人陳水扁的配偶吳淑珍。2010年的獎章頒給了所謂的“西藏流亡精神領袖”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此外,NED還借“世界民主運動”全球大會頒發“民主勇氣獎”,頒發對象從第八屆(2015年)起出現涉華面孔,此后連續向“藏獨”“港獨”“東突”等反華組織或個人頒獎,如第八屆頒給“港獨”分子羅冠聰,第九屆(2018年)頒給“維權律師”江天勇家屬金變玲,第十屆(2021年)頒給英國反華亂港組織“香港監察”、“藏獨”組織“自由西藏學生運動”及“東突”組織“維吾爾運動”。其中,羅冠聰為“港獨”組織“香港眾志”創黨主席,因其違法亂港行徑被香港警察通緝;江天勇通過蓄意策劃“謝陽遭受酷刑”等謠言、插手炒作敏感案件、煽動他人非法聚集滋事及與境外勢力勾結等方式,嚴重威脅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香港監察”收到香港警方的警告信,指出該組織涉嫌違反香港國安法第29條“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自由西藏學生運動”曾于2008年派出包括該組織執行主席哲東拉珍在內的8名骨干分子潛入中國境內進行破壞活動;“維吾爾運動”為由流亡維吾爾分裂分子組成的極端民族主義組織“世維會”的分支機構,以顛覆中國、建立“東突厥斯坦”民族國家為目標。

      2019年6月4日,NED借“八九政治風波”30年,授予“西藏行動中心”“世維會”“對華援助協會”等“藏獨”“疆獨”“東突”“民運”組織年度“民主獎”。

      2. 自2004年起,NED每年舉辦利普塞特系列講座。講座在美國和加拿大舉辦,講座成果發表在其主辦的《民主期刊》雜志。主講人多為著名政治學者,講座內容充斥強烈意識形態色彩。如2020年,講座為美國政治學家裴敏欣主講的《極權主義暗長陰影籠罩下的中國》。

      3. NED在埃及資助非政府組織“埃及民主學院”進行思想滲透。2011年6月,美國新任駐埃及大使安妮·帕特森承認,自2011年2月以來,美國為在埃及“推進民主”至少花費4000萬美元。

      4. 2013年10月,NED核心受讓組織“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收到NED30多萬美元撥款,用于“改善委內瑞拉政治活動家溝通技能”。2013年12月委內瑞拉地方選舉前,“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在委境外舉辦研討會,就如何使用技術和社交媒體“促進公民外聯和參與”提供所謂“專家建議”。此外,NED還創建了一個“虛擬工具箱”,提供“與政治創新相關的一系列問題的在線定制能力建設課程”,該課程至今仍在使用。這些措施在2015年的立法選舉中起效,反對黨聯盟“民主團結圓桌會議”歷史性地贏得了委內瑞拉國民議會的多數席位。

      5. 2016年底,NED資助“港獨”分子梁天琦、黃臺仰分別赴美國哈佛大學和英國牛津大學深造。曾任亂港組織“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楊政賢2017年參加了該基金會的一個訪學項目,“與來自南美、東歐、中東的民間團體領袖和抗爭者交流,研究民主運動和社運抗爭經驗”。

      6. NED常年資助舉辦“族群青年領袖研習班”,參加人員多為“藏獨”“疆獨”“蒙獨”“港獨”“臺獨”及法輪功代表等,截至2020年11月已舉辦15屆。2018年12月,NED時任主席格什曼在第十三屆“族群青年領袖研習班”發表主題演講,稱“中國是世界民主最大的威脅”,鼓噪在中國爭取“民主”。

      7. 2019年6月3日,NED主辦探討“中國壓迫模式向世界傳播”話題論壇,誣稱“中國式壓迫模式”正通過新一代的科技手段“對西方民主體制產生侵蝕”。

      8. 2022年3月27日至30日,NED會長威爾遜率團竄訪臺灣,并舉辦記者會,宣布將與“臺灣民主基金會”合作,于2022年10月在臺北舉辦“世界民主運動”全球大會,打著所謂“民主”幌子為“臺獨”勢力撐腰。

      9. NED定期以學術研討、提供培訓為名向“民權”組織撥款。2020年NED對西藏和新疆的撥款明細顯示,基金會向“西藏青年協會”“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等“藏獨”“疆獨”組織提供資金,召開研討會,為流亡藏人和中國境內“藏獨”分子提供論壇;組織維吾爾族青年能力培訓,在當地社區宣傳“維吾爾危機”。

      10. NED長年資助蘇丹地區政治青年參與培訓。2020年,蘇丹民間社會發展和培訓區域中心(RCDCS)獲得NED頒發的“民主獎”。該組織在蘇丹各地為數百名青年提供“民主”和激進主義等方面的培訓。

    【糾錯】 【責任編輯:趙陽 】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8631022
    午夜鲁丝影院,亚洲中文无码卡通动漫野外,亚洲精品第一国产综合野草社区
    <wbr id="yqkyu"><rt id="yqkyu"></rt></wbr>
    <menu id="yqkyu"><tt id="yqkyu"></tt></menu>
    <menu id="yqkyu"></menu>
  • <menu id="yqkyu"></menu>
    <menu id="yqkyu"></menu>